您好!欢迎来到蒙特卡罗赌场集团网站!
“赶大营”文化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津商文化 > “赶大营”文化 > 正文

杨柳青到伊犁河
2014-04-03 11:51:46   来源:    点击:

        杨柳青原是天津市郊区的一个小镇。伊犁是新疆西部边陲的一个小城。这两个地方,相隔四千多公里,却有着一二百年隔不断的情缘。
        19世纪70年代,沙俄武力侵占了新疆西部边陲伊犁的大片土地。腐败的满清政府对此一筹莫展,一忍再忍。在民族危难之时,爱国将领左宗棠,挺身而出,抬棺西进,浴血疆场。而跟在这支英雄部队后面的,就是来自天津杨柳青的数千人的后勤大军,人称“大营客”。
        我的先辈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。他们肩挑一副货郎担,满含热泪,告别养育二十多年的故乡,毅然决然地踏上了西去的征程。在长达半年多的时间里,他们一行三千多个货郎,跋山涉水,风餐露宿,经过150多个驿站,8000多里的行程,终于来到了当时新疆政治军事的中心——伊犁将军府的所在地惠远城。就在这边远的小镇,来自杨柳青的三千多名货郎,肩挑手拉,肩负起为左家军供应各种物资的重任,也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和祖国的统一、民族的兴亡,紧紧地连在了一起。茫茫草原,无处没有他们的足迹;巍巍天山,埋下了多少津门儿女的忠骨。然而,他们无怨无悔,把根深深地埋在了伊犁这块沃土,也把津门的经营理念、传统文化、礼仪习俗,带到了远在千里万里之外的西部边陲。
        在来自杨柳青的大营客和各族人民的共同经营下,当时的伊犁将军府和所在地惠远城,已经初具规模,相当繁荣,“小天津”素有之称。城内仿照津门式样建造的各种四合院,布满各个巷道。街道两旁商铺林立,人头攒动。远在天津的一些银楼、商铺、作坊,纷纷在惠远城开起了分号。来自天津的日用杂货比比皆是,天津风味的各种小吃,如煎饼果子、锅贴、水饺、馅花糕、糟子糕,随处可见。更为可贵的是,这批大营客和当地的维吾尔族、哈萨克族群众在几十年的共同生活中,结下了深厚的情谊,谱写了一曲曲民族团结的颂歌。
        远在家乡的大营客们,虽然和家乡关山阻隔千里,时空穿越上百年,但家乡的一切依然历历在目,让他们牵肠挂肚。
        时至今日,这些大营客仍然保留着天津杨柳青的各种习俗,穿着打扮、饮食习惯、道德观念。我的祖父,每隔三五年总要回一趟老家,给父母双亲捎去新疆的土特产,带回津门商界的各种信息以及银楼所需的各种模具,也捎回了家乡父老的殷切思念。作为第三代的大营客,1988年,我曾有机会去天津考察农村经济,顺便去了杨柳青寻根问祖。我原想,爷爷离开家乡已近百年,杨柳青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梦中的影子。谁成想,我一到杨柳青,接待我的杨柳青镇长却像见到了故人。他满怀热情地说,西大营的人回老家了。你们不管走多远,也不管过了多长时间,这里永远是你们的家乡。他还告诉我,每年仅新疆寄到杨柳青的汇款就有几百万元。两地的交往,多年来从未间断过。
        岁月匆匆,关山阻隔,怎么能隔得断这血脉相通的骨肉情啊!我们这些大营客第二代、第三代的后裔,已经在新疆这块沃土上生活了几十年,但我们户口簿上,籍贯一栏填的都是天津杨柳青。可以告慰先祖的是,杨柳青的后裔,至今仍然在为实现父辈们的遗愿,为实现祖国的统一、边疆的繁荣而努力奋斗,有的还加入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,成为新一代兵团人,在千里边防线上屯垦戍边,守护着几千公里的边防线。这一点,其意义之重大,绝不是当年“闯关东”走西口”“等自发的移民活动所能比拟的啊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摘自天山网 作者:张效仁
 
 

上一篇:左宗棠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民族英雄
下一篇:最后一页